• 岁月留痕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沉甸甸的这片云

    窒碍,固结

    带来宜人的一场雨

    ?

    就像是安之若命

    好像,能听到你的感喟

    那些悠久的希望

    来自于最柔嫩的心底

    很远,很远

    似乎是长远的纯挚年代

    阻隔于世俗的神话里

    从亘古的昏黄动身

    在泥泞中跋涉

    心,一直淅淅沥沥

    梦,盘桓着酸涩的凄迷

    直到明天

    当咱们都要老去

    在苦涩的等候后

    你,终于肯让我来濒临

    让我手足无措的来触及

    涩涩的表情

    是肝肠寸断的温暖记忆

    ?

    暖暖的日子

    暖暖的你,暖暖的泪滴

    我不能不关闭胸怀

    将酸涩苍白的希望

    交融在春日融融的绿色里

    因而

    嫩黄成为一张车票

    终于要辞行超凡脱俗

    冷淡的面目面貌上

    遽然荡起

    不易察觉的一丝甜美

    在守望中风雨飘摇,她的孤傲无处可诉。尘土和蛛,成了她的主调,沧桑中积累着年代的沉淀。

      屋前的青石板,和着庭院的清甜,将儿时的嬉戏勾住。忘不了外婆曾用一掬泉水,沐浴过我的魂魄。

      走进老屋,尘封的亲切带着潮湿。班驳的白墙,和影象同样,被年代一刀刀细细地割裂。零落了的,依然在风中飘流。

      灶前,摆设照旧。

      只是尘土止不住步调,在空气中轻舞。

      我好像看到,香馥馥的米饭在沸腾。欢声笑语在回漾。

      大厅,空荡俭朴。

      摆钟仍有节奏地循环,悄然默默地谛听着年代的呢喃。

      日子就在滴答声里,总叫我感激不尽。

      老屋,就这样执著地守望着。寥寂得遗忘了呼吁,孤傲得遗忘了时间。而她守望的回想,在肆无忌惮地蔓延。

      脱离老屋,我一直在行走。

      如蜗牛般,却很坚韧,很壮实。

      单车

      墙角一隅,单车在年代中凄楚地嗟叹着。她仿如蒙尘的镜子。已良久没有人帮衬了。

      扒开尘土,她离我的梦、我的影象却很近。很近。

      我的芳华从单车叮铃声中走过。乘着无忧的幼稚,溅起笑语一片,回想在飘洒空缺。她以清脆的铃声提示我,在颠仆的午梦中她唤我爬起……

      这十足,是为了继续前行,让胡想在远方不迷失标的目的,憧憬并欢愉着。

      这一刻。我果断而坦荡地献上我心中的钦慕。

      有许多人不爱陈旧的单车,有许多人一辈子也读不懂她。

      他们不晓得单车会系着一个人的胡想无悔前行。

      他们也不晓得单车拥有激昂大方并且大气圆润的德行。

      他们更不晓得单车能谛听大地的声响,齿轮每转都给以大地温度。

      她仍在墙角一隅,布满尘土,却很鲜明。她离我的梦、影象仍然很近很近。她以一种平常的姿态平静地占据于我的年代。

    上一篇:“我不沉默,所以我还活着”(维塞尔)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